山东晓鸣律师事务所

简论内地香港法庭仪式感之比较

发表时间:2019-06-10 09:34

仪式感,即通过仪式这种借助特定的服饰、特定的行为以及特定的程序,旨在达到强化人们对某种特定社会活动的尊重、敬仰,或者是责任感等的心理暗示。而庭审活动,从其表象特征来说,它是一种仪式。所以,它的作用不仅是审理查明案件事实、作出判决,更应该是借助这种司法仪式,向社会公众强化法律的严肃性、法庭的庄重性以及对法官的尊重、敬仰之意。但据目前内地法院的庭审活动在出庭人员的服装、庭审程序两方面呈现出来的仪式感来说,较之香港法院庭审的仪式感差距较大。而这种差距,最终导致了内地法院庭审中辱骂法官、咆哮法庭,阻碍正常庭审的事件频频发生。但如果法官都得不到尊重,法律又怎么会得到尊重呢?所以,强化庭审活动中的仪式感意义更加重大,也更迫在眉睫。一方面,对庭审活动的参与者进行相关的培训或作出相应的要求,以提高社会公众对庭审活动的重视程度,进一步强化庭审的仪式感;另一方面,对于简化了的庭审前置程序应予以还原,完善庭审这种司法仪式,让参与其中的人都能通过完整的庭审活动,增强仪式感,并最终达到通过仪式感树立法律的严肃性、法院的庄严性,以及对法官的尊重和敬仰的目的

关键词:庭审活动 仪式感 庭审服装 庭审程序

正文:仪式感,作为一个新兴的名词,并没有准确的解释。据笔者的理解,仪式感即通过仪式这种借助特定的服饰、特定的行为以及特定的程序,旨在达到强化人们对某种特定社会活动的尊重、敬仰,或者是责任感等的心理暗示,而这些心理活动就是仪式感。比如升旗仪式中奏国歌、行注目礼,旨在强化人们爱国心理一样。那么,庭审活动和仪式感二者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2013年5月,北京市怀柔法院正在准备开庭的一起赡养费纠纷案件,六名被告拒不服从法庭安排,对法庭工作人员进行辱骂;2013年7月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上诉案件时,被上诉人当庭辱骂法官,冲击法庭;2015年荥阳法院审理的一起离婚纠纷案件,旁听人员无视庭审纪律,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近年来,随着法院审理的案件数量的逐年增加,类似上述严重干扰庭审进行的情况也随之增加。让人不禁要问,这是怎么了?法院不应该是个被人尊敬的地方,庭审不应该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法官不应该是个令人敬仰的职业么?

笔者认为,导致上述情况频发的原因除了法律普及不够全面,社会民众的法律素质待提高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现有的庭审活动少了必要的仪式感,不足以让庭审活动的参与者产生对法院、对法官、对庭审产生敬畏与尊重。

庭审活动,依据法律的规定,其有特定的服饰要求、特定的行为要求、特定的程序要求,从这些表象特征来说,它符合仪式的定义,它是一种仪式。所以,它的作用不单单是审理查明案件事实、作出判决,更应该是借助庭审活动这种司法仪式,达到向社会大众强化法律的严肃性、法庭的庄重性以及对法官的尊重、敬仰等深层次的目的。然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内地法院的庭审因为淡薄的仪式感,根本达不到这样更深层次的需求。反而是承袭英国司法制度的香港法院在这方面做的很好。下面将通过服装、程序两个方面对内地与香港法院在庭审活动中的仪式感现状进行比较。

第一、仪式感在出庭服装上的呈现

笔者认为,一个人对某个仪式是否重视,完全可以在穿着上体现出来。这种重视程度又将直接会影响到这个人通过仪式所获得的仪式感。譬如婚礼仪式,参加婚礼的宾客多会穿戴一新,但是至亲与普通朋友的穿着还是有所区别,正是这样的差别体现出对婚礼的重视程度的不同。而这个结论放在庭审活动中亦是合适的,必要时强调穿着,提高庭审活动参与者对庭审活动的重视程度,将使庭审参与者更容易产生仪式感。

首先,是审判人员的服装要求。我认为审判人员于审判活动,相当于司仪于婚礼仪式一样,掌控全局,作用至关重要,故对他们的服装要求应更加严苛。在内地,可以坐在审判席的不仅有法官外还有人民陪审员。法官自是不必多说,庭审中要身着法袍,但是对于人民陪审员则没有严格统一的要求。所以在很多基层法院开庭经常可以看到的情景就是,身着法袍的法官左右两侧各坐着一名穿着或休闲或运动或混搭的人民陪审员。这就如同在一场气势恢宏的婚礼仪式中出现了一位穿着背心、短裤的司仪,除去风格不统一外,也使庄严、肃穆的庭审仪式打了折扣,很难再达到令人生出尊重、敬仰的仪式感。

但在香港,坐在审判席的只有法官,陪审员则有专门的就坐区域。法官亦是身着法袍,必要时还需佩戴假发。这无形中增加了庭审活动的严肃、认真的仪式感。

其次,是庭审活动中律师的服装要求。律师在庭审活动中的如同婚礼中的新郎、新娘。作为庭审活动的重要的参与者,目前,仅有北京地区的法院对律师出庭必须身着律师袍作出硬性规定,其他地区并未出台相类似的规定。而实际上,律师袍,这种本是身份象征的特殊服饰,已经沦为拍照的道具。退一步来讲,律师出庭不一定非要有律师袍傍身,但至少要着正装。不过,遗憾的是,很多时候都能看到身穿牛仔裤、脚踏运动鞋,又或是过于时尚的与庭审活动的庄严、肃穆不符的服装出庭律师。这就好比在梦幻般的教堂婚礼中,出现了一对身着运动服的新人,其效果不难想象。这样的着装不仅是对庭审活动的不重视,还会加重社会大众对法院、庭审的轻视之感,与庭审本身要达到的庄严、肃穆的仪式感背道而驰。

但在香港,律师出庭必须着正装是基本的要求。必要时还要穿律师袍,佩戴假发。给参加庭审活动的人们留下了专业的印象,更增强了庭审活动想要传递出的庄重、严肃的感觉。

再次,庭审中其他参与人的服装要求,包括民事案件中的原、被告,刑事案件中的被告人,以及证人等。但不论是法律规定还是约定俗成的行为规范,对这部分参与人的服装都没有做出要求。而刑事案件中的被告人,由于种种原因,想要穿着正式,体面的出庭更是不可能的。如果这些庭审活动参与人本身都不对庭审仪式加以重视,又怎么能奢望他们会产生庄严、肃穆、敬畏的仪式感呢?!

但在香港,无论是民事案件的当事人还是刑事案件的被告人,无一不是穿着正式、整洁。这不仅仅是为了给法官、陪审员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更重要的是出于对庭审活动的尊重,而正是这种尊重,又使得每个参与其中的人生出了对法庭的敬畏、对法官的尊重的仪式感。

第二、仪式感在庭审程序上的呈现

任何仪式,都有其特有的程序,而这种程序是环环相扣,不可省略的。我们仍以婚礼仪式为例。据《五礼通考》记载,自后齐以来,不管天子庶民,婚礼“一曰纳采,二曰问名,三曰纳吉,四曰纳征,五曰请期,六曰亲迎”,未见有跳过前面五项直接亲迎的,虽然亲迎是主要的部分。这也说明这六部分是不可或缺的,少了哪一个,都够不成一个完整的婚礼仪式,又何谈给人留下深刻的仪式感呢?

但在内地法院的庭审中,尽管在民事诉讼法中有明确的规定,实际上却是能省则省,就像跳过了纳采等五个部分直接进入亲迎一样,即使它再重要,也达不到六个部分在一起所达到的仪式感效果。

首先,庭前书记员布置法庭、核查到庭人员的情况、宣布法庭记录、全体起立请合议庭(独任法官)入庭等过程就一再被省略。笔者不止一次被告知,因双方出庭的均为律师,故直接进入法庭调查阶段。的确,庭前准备工作可以不做,甚至法官们可以自行入庭,不需要被书记员请入法庭。就如同还没等司仪准备完毕,新郎新娘早已经站在舞台上等着婚礼开始了,来宾们少了翘首以盼新人出现的好奇心,即使后面再重要,也都变得那么不重要了。要知道,在任何仪式中,前期的准备工作才是制造、传递仪式感的重要铺垫阶段,没了这种铺垫,再宏大的仪式也会被打折扣。天安门的升旗仪式没有仪仗队护旗一样能升起来,可效果却千差万别。

但在香港,开庭前,法庭内会响起三声锤响,这预示着法官即将入庭。此时,法庭内的所有人将全体起立。法官从庭内的侧门步入法庭,随着身着法袍的法官走到座位前站定,全体人员将会向法官鞠躬行礼,而法官亦会向大家鞠躬还礼,之后全体人员落座。经过这样的铺垫,法庭内的气氛更加庄重,庭审活动参与者将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严肃、认真的仪式感。

其次,庭审进行中的旁听人员。在内地法院的庭审中,旁听人员基本上是案件当事人的亲戚、朋友。由于这种特殊关系,他们置身事外的同时又对庭审活动更加注意,所以他们是更容易对庭审活动产生仪式感的一个群体,但他们恰恰又是在庭审中最容易被忽略的一个群体。他们想要在庭审中途离开,要么不被准许,要么就是随意离开。他们不仅没在庭审活动中获得庄重、严肃的仪式感,反而破坏了这种仪式感的产生。

但是在香港,庭审过程中,如果旁听人员想要中途离开法庭,是会向法官鞠躬致意的,即使法官未必会注意到。但是这种做法,从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庭审活动的仪式感,使之更加深入人心。

最后,作为一个仪式的结尾,内地法院的庭审活动结束、法官宣布休庭时,原本的全体起立,请合议庭退庭已经演变成了打印庭审笔录、各方签字了。一个本来可以强化仪式感的过程就这样草草结束,实在令人遗憾。

但在香港,当法官宣布休庭时,全体人员会再次起立,向法官鞠躬。而这也彰显香港社会公众对法官、对庭审活动的敬仰和尊重,这种敬仰和尊重正是庭审活动中仪式感的最好的体现。

以上的比较,足以说明内地法院在庭审活动中的仪式感较之香港是欠缺的,这种欠缺最终影响了社会公众对法院、法官以及庭审的态度。即使内地与香港的分属于不同的法律体系,但对于庭审中的仪式感的需求应该是一样甚至更多。

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依法治国,然而要切实贯彻这一战略部署,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比起制定更加完备的法律制度、普及法治理念等,笔者认为强化庭审活动中的仪式感意义更加重大,也更迫在眉睫。尤其在当下,内地的民众对庭审活动普遍缺乏重视,对法官缺少尊重的情况下。

那么该如何强化庭审活动中仪式感呢?笔者认为,首先,要对人民陪审员在司法礼仪上进行培训,既然他们参与庭审,就应认真对待,从而奠定庭审活动仪式感的基础;其次,对于律师出庭的服装作出相应要求,并使得这种要求成为一种基本规范,进一步提高庭审活动的仪式感;再次,对于参加庭审活动的其他人也作出相应的要求,以提高社会公众对庭审活动的重视程度;最后,对于简化了的庭审前置程序应予以还原,进一步完善庭审这种司法仪式,让参与其中的人都能通过完整的庭审活动,增强仪式感,并最终达到通过仪式感树立法律的严肃性、法院的庄严性,以及对法官的尊重和敬仰的目的。

最后,借用香港高等法院上诉庭杨振权法官的一句话来结束本文——“如果法官都得不到尊重,法律又怎么会得到尊重呢?”

参考文献: [1]   作者不详,《近观香港的法庭设计和司法礼仪》,《晶报》多媒体数字版2009年8月26日A5版。

[2] 作者青青椰林,《访港日志(八)——旁听香港高等法院庭审》。

[3] 作者赵寻,《透过庭审细节看香港法治》。

[4] 作者郭国松,《传统与现代交织的司法艺术——香港等法院旁听记》。

[5] 作者伊国,《香港特区法庭讲庄重严要求》。


分享到:
联系方式:0631-5961551        0631-5910988                 xmlawyer@xmlawfirm.com

律所地址:山东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蓝星大厦
                B座22楼


官方微信公众号